会笑的人命运总不会太差

文/肖金

春节刚过,我突然从手机中看到朋友谢海英发的微信说,儿子发烧刚好,就陪人去探访的路上接到老公在佛山工地出事的消息。当时正逢春运,班车已经发了,电白义工波仔、少侠驱车追赶大巴,虽然客车已满座,只能铺块报纸坐走道连夜赶到佛山中医院。

看到这样的消息不由得心头一紧,心中暗想,在薄情的世界真够海英受的了。这对经常爱笑着给我讲故事的她该有多大的打击啊!我立即一个电话打过去,问她需要不需要帮助,我有朋友在那里工作,(其实看到她信息时,我已经与佛山中医院的朋友在网上沟通好,对方让我把患者姓名发过去,会关照的)。我将信息告诉海英时,她说不需要了,老公目前情况她还不知道,说话时很无助!

谢海英爱笑在志愿者中是出了名的,她是茂名草根志愿者,没有钱,却通过网络创建“月捐”助养、助学、助医QQ群,帮助当地几十名贫困家庭孩子和重大疾患贫困家庭患者筹到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她只有小学文化,却在一年内通过创建QQ群帮助几十多名留守儿童、失独家庭的孩子重新走进学堂;她为了救助陷于绝境的家乡父老,废寝忘食地上网转发资料,经常含泪向记者述说一个个真实的案例… …她的网名叫“海边的蒲公英2”,但在家乡人眼中,她却是一名扶孤助贫的活菩萨。

她没有什么收入,“茂名-佛山-广州”三点成一线的善行路线所需的车马费,全是在建筑工地打工的老公按月一千的标准提供的。面对许多好心人的资助,她拒绝了,实在没有办法拒绝的,她就会记下来或转给更有需要的患者身上。我想想着她老公的情况,当晚一夜没有消息。第二天起床我就赶快看微信,只见她写道:致朋友们,我已经顺利到达佛山中医院了,老公的病情稳定,脑部没有再出血了,能与我简单交流,大家勿担心,感谢生活带给我的经历,我们很好,谢谢人生路上遇到的朋友。

我再次与海英联系时,她说:“目前老公情况不错,昨天的电话把她吓死了,当时听说老公受重伤,头烂了,放下电话腿都软了。老公头部缝合了25针,并发照片让我看,真伤的不轻,医生诊断共五项,前三项是脑震荡、额部皮肤挫裂伤和左眼眶内板骨折等”。她告诉我,打她电话的人不懂得乱说,当时以为老公完了呢,看到老公情况不是想像的那么严重,她说自己是笑着走进老公的病房的,老公还劝她做自己的事,别操心,她看望老公后,还要去帮助另一个遇到的吃垃圾女孩,我劝她好好照顾老公,这么严重陪陪老公,别再公益公益的。她说大家都这么帮助我家乡的人,特别是看到她在微信或空间中发的情况都愿意帮助,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还有这么次她老公的情况发生后,南方医院的骨科专家李致涵给她留言随时可以出发帮助她,还有广州、茂名等地的志愿者的帮助,让她很欣慰。她说,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我看到了许多亲情,心里很温暖。

说心里一直在医院工作,对多么严重的伤势都已经麻木,但这个朋友老公的病却让我挂心,因为有她老公的支持她才能走下去,如果她家的顶梁柱倒了,不要说她做志愿服务,连自己生活可能都成问题的。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她能否微笑着面对?

她曾经面带笑容地给我讲过她自己的故事,她妹妹家的女儿患地中海贫血后,当地高州人民医院的专家劝她们放弃,她曾经发誓爬也要爬到广州,三年过去了,妹妹家女孩的情况越来越好,她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初到南方医院老家有人曾经向她介绍一名乡党是一名护士长,在她见面时,对方看着她的穿的很寒酸,不仅露出蔑视的嘴脸,电话中的那份热情荡然无存,指着她,让她滚!那一刻让她痛苦到极点。带着地贫的外甥女噙着眼泪站在南方医院内,在治疗无望时,她拿着最后的五百元准备为流浪汉送点温暖然后回家等死时,钱却被骗子骗走了,她竟然不觉,另一位相同命运孩子的父母看着她于心不忍地提醒她,并将治疗无望后的善款转捐给她们;在她面临绝望时,广州和香港的好心人伸出缓手,在她为省钱租房时差点遭遇不测,她说:“这些,包括自己的老公都没有讲过,怕他们担心!”她的讲述时是那么的淡定,好象讲得是别人的故事。

我清楚地记得,她为了地中海贫血患者陈柳妃的求助过程可谓震撼人心、惊心动魄。陈柳妃是茂名高州人,6个月大时,在当地医院查出重型地中海贫血,必须靠输血维持生命。家里只有几亩薄田,父母劳碌一年,只能勉强应付一家老小的衣食。与地贫纠缠多年,没多少文化的母亲也知道女儿在输血的同时也需要排铁,但这一笔更昂贵的费用,他们根本无法承担,柳妃在血袋中浸泡了13年,生命虽得以维系,但因铁元素沉积,面貌与脏器都变形了。“肚子越来越大,眼看着肚皮上的血管快爆出来,却没有一点办法… …”当地人找到谢海英时,她手里只有两百元,当时谢海英联系上广州一位好心人,对方让她把患者接到广州后再联系自己。谢海英边走边发微信、微博,可是到了广州后,那名好心人连电话也不敢接。因为这孩子实在太严重了,花一二十万也未必能好!风险太大,换做谁都没有把握都不敢帮,所幸海英借了同乡5000元作为押金,海英连续三夜没有合眼,将陈柳妃的故事和图片发送到网络上,这一事件立刻引来了广州众多媒体的关注和报道,短短半月时间就筹到了23万善款。其实每一笔善款都有谢海英付出的心血和汗水,但她对自己却有着明确而严格的要求:善款自己一分钱都不能花,必须全部用于患者治疗。孩子得救后,她又邀请媒体,在媒体监督下,家长把剩余的善款捐给其他患者和慈善组织。事后,她告诉我说,当时太紧急,没有来得及告诉我,怕我担心,她讲得那么轻描淡写!对此,记者采访她时,因为她面带微笑,怕观众有意见,不得不重新录制,让她录像时不要微笑,她淡淡一笑说:“习惯了,改不了!”

那年我去她家乡走访,许多当地人说,海英又带好心人来帮咱家乡了。在她的娘家,她指着邻居家的三姐妹讲起自己帮助她们的故事。她说,那是2013年从广州回老家,她发现邻居三个女孩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没有人管,原来女孩们的父亲精神病,母亲患尿毒症去世了,三个孩子随爷爷奶奶生活。她立即将这家情况发到网上,引来全国各地的热心人士及香港艺术扶苗慈善基金会主席李志雄先生关注。她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每一笔善款她都认真登记并在网上公布,她的这一做法引来了更多网友的帮助。如今,每月爱心人士直接汇款到每个受助人的账号上,她的手机绑定了每个受助人的账号的短信通知,以便于及时把收到善款的信息告知爱心人士。她通过这种方式,目前在当地已经资助了65名孤儿和家庭非常贫困的孩子走进了学堂。

她告诉我,开始做公益时许多人不理解,甚至公公婆婆骂她,老公虽然对她很好,可公公婆婆不认可,老找她的毛病。如今,她在当地公益做得越来越好,一个人干的超过了一些公益团队的工作量,经常自己带广州、深圳的好心人到老家帮扶,公公婆婆也改变了态度。特别是前段时间,她利用微信为家乡两所小学筹课桌,非常成功,当地电视台等媒体争相采访她,学校还给她送了锦旗呢!

真正深刻认识她,还是去年底我们帮助河南拾荒夫妻的时候,当时拾荒老人带着三个4到6岁的有病弃婴在广州流浪,最先带到天河好人尚丙辉爱心工作室时,因为他们长年没有洗澡,味道很大,大家都躲闪着,只见谢海英挽起袖子,脱了鞋子拉起最脏的四岁弃婴程文星洗澡。在洗屁股时才发现,这个孩子大小便失禁,屁股上两个洞里全藏着股屎,闻着孩子身上的阵阵恶臭,她用手给孩子将屎从烂的洞里抠出来擦拭干净涂上药水。自己却在卫生间呕吐了起来。事后,她告诉收养弃婴的夫妻俩,一定要培养孩子干净的习惯,这么大的味道,爱心人士想帮助也会被熏跑的。为此,她连续三天帮助三个弃婴洗澡。事后她还为这一家从网上捐到了一批新衣服呢!其实,她这样视患者如亲人的事很多,去年8月,当她得知高州根子镇的孤儿张意伟患强直性脊柱炎,再不治疗一辈子就完了,她立即与我和尚丙辉联系,把意伟接到广州送到了南方医院治疗。她像亲妈妈一样时时刻的照顾。谢海英原本准备陪张意伟参加9958的免费求助到扬州手术,她准备陪伴他一个月,但张意伟的情况太复杂无法去扬州,只能在广州治疗,但无法立刻进行手术,在她不断呼吁下,张意伟很快得到了爱心人士的关注和治疗。

提起帮助别人的事,讲到兴奋处,她眉飞眼笑、手舞足蹈、激情四射。没有多少文化,干的却全是有文化人干不了的事,谢海英全身心地帮助别人的事情太多。我经常拿她对比,感觉自己无论经济条件、人脉资源和平台都是她无法比拟的,但她却做的是那样的精彩,活得是那么惬意。

是的,我们常说: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纯粹。特别是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没有钱还能活得有滋有味,需要什么样的境界,需要什么样的能力?当我们面对这个物欲横流人心淡薄的社会,如何才能微笑面对?

这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却能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在帮助别人中快乐、幸福的生活着!这时,我总能想到谢海英甜甜的笑靥!也不由得想起一句话:会笑的人命运总不会太差!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