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阳台

我喜欢住平房。

满地阳光的感觉,让我觉得多年清贫的自己突然之间变得非常富有。

由于频繁搬家,合适的平房并不是那么容易遇到,有时候我不得不委屈自己,在拥挤的楼房里安身。

即使取此下策,我也不会过份委屈自己。

房子可以小一些,即使只够摆一张床我也可以适应,只是我需要阳台,而且是一个大一点的阳台。

由于我的这一怪僻,矛盾就随之而来,价格合适的房子往往面积较小,而我的东西非常多,放在屋子里,就显得有些拥挤,有时甚至达到物满为患的程度。

遇到这种情况,别人可能会打阳台的主意,把那些多余的杂物堆放在阳台上,以节约已经十分紧张的居住空间。

我却不。

从天性上讲,我喜欢宽敞的空间,当居住空间没有那么大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尽可能简化自己的生活,我是宁愿扔掉杂物,也不愿意让它挤占阳台。

人类把旷野分割成宅院,院子就是微缩的旷野;人类从宅院搬进楼房,阳台就是微缩的院子。

阳台是人最后的一片自由的空间。

如果把阳台也占了,人将无法自由呼吸。

身体需要阳台,心灵也需要阳台。

而宁静,就是我心灵的阳台。

我需要紧张的工作,也需要宁静的休息;我需要激烈的竞争,也需要安详的和平;我需要“有用”的物质,也需要“无用”的阳光;我需要可敬的知识,也需要可爱的无知。

谁又能说前者就一定比后者更重要呢? 我的心灵就像我的房子,空间不可能是无限的,无法放置太多的杂物。

把这些无处堆放的杂物挪到阳台上,虽然可以腾出一个相对大的居住空间,然而也会挡住我的阳光,挡住我的空气。

而整天生活在一个光线昏暗、空气污浊的小屋里,我的心情会阴郁,我的生命会窒息。

生命是一门时间艺术,更是一门空间艺术,如果不能拥有旷野那样大的自由空间,至少给我一个足够大的阳台。

那些荣辱、得失、悲喜,虽然也是现实生活必不可少的成份,然而假如太多,也会挤占我心灵的空间,甚至威胁到我心灵的阳台,我不得不把它们扔掉。

当我纠缠于那些无谓的烦恼,而我的吝啬还试图把它保留下来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个声音,从灵魂深处向我提醒:心灵的阳台上,不能堆放杂物!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